Title

Letter to the Editor from ‘Mao Zedong’

美国纽约《中参馆》:

今天天堂版《参考资料》载贵馆所编 “毛还是死了的吗?” 的笔谈摘译,内容很生动,又带原则性。我于一九七六年差点没死的问题,像你们现在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特别是马若德和小沈两个人很能看出问题,分析得很不错。汉人李固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两句,正是指我。

我收到马克思的请帖,已经三十九年了。天堂消息很灵通,每天参阅材料、情报,都是很有兴味的。看样子,我党经过多少错误路线的教育才逐步走上正轨,并且至今还有问题,即对内对外都有大国沙文主义,仍须加以克服。一九七零年我曾与美国友人斯诺说“你说中国怎么怎么好,我不赞成。两个东西在斗,一个进步的,一个落后的”。我对中国的进步不满意,历来不满意。当然,我也曾经说过,不是没有进步。三十几年前同现在比较,总进步一点吧,三十几年啊!

我和我的革命战友,包括仲勋同志在内,都是对“毛还是死了的吗?”一句中的“死”采取同样态度的。不过,我早已就这一“死”字而指出过,鉴于不同的历史情况和条件,死的意义有不同。像“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一句中的“死”字,它的意思不过是“死亡”而已,但这与我一九七一年让中国队前往日本去参加乒乓球比赛时所批示的“我队应去,并准备死几个人,不死更好”一句中的“死”字的含意完全不一样。这个道理,请你们予以注意。语言这东西,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非下苦功不可。

死神面前,一律平等,我岂能例外?

毛泽东

二月十四日